剛剛更新: 〔巔峰狂兵〕〔我的腦中有根弦〕〔重生九零小哭包〕〔帶著空間重生八零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是劍仙〕〔極限警戒〕〔穿成了團寵家的惡〕〔最佳贅婿〕〔絕世神皇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龍婿〕〔女總裁的上門女婿〕〔頂級強者〕〔毒箭〕〔御用狂兵〕〔被雷劈后的日子〕〔超級小辣模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異常事件記錄簿 第十六章 懷特
    它一瞬間就移動到了大家面前,地板和墻壁上的痕跡又被新的笑臉覆蓋。

    楚銘已經快跑到走廊的另一端,他剛剛掏出鏡子,發現卡爾沒有跟過來。回頭,只見卡爾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它的臉,表情猙獰,嘴巴微張,因為過度恐懼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它的臉因為布滿眼睛而凹凸不平,所有眼睛都長得不一樣,有幾雙看上去十分眼熟。楚銘認出了其中一雙,它屬于一開始大吵大鬧的男人,而現在它長在這張臉的額頭上,看著天花板滴溜溜地轉動。這些眼睛看著不同的方向,而最中間那雙與卡爾的眼睛對視著。

    卡爾的身上,笑臉已經鋪滿了他的脖子,眼看著就要到他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都已經跑開了,要不就是離開了鏡子,目前只剩下他們兩個人。怎么救他?楚銘握緊了拳頭,之前它會被更大的聲音轉移注意力,但是它現在能看見了……

    但這不意味著它聽不見。

    楚銘掏出別在腰際的槍,向走廊中間的教室門扣動扳機。他只能賭一下,賭對方對聲音的敏感度大于視覺。

    彈殼四處彈開,它回頭了。隨著持續的槍聲,它似乎很不情愿地丟下了卡爾,轉過身前往聲音的來源。

    被丟下的卡爾一邊大喘氣,一邊火急火燎地拿鏡子,而楚銘看到它轉身的一刻就回神看向鏡面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走廊幻化消失了,他回到了閣樓里。離開前的最后一秒,他從它的眼神中感覺到了怨恨。

    出來后的卡爾無力地癱坐在地板上,大家驚訝地看著他,不明白他為什么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“謝了。”他艱難地對楚銘說,楚銘毫不在意地擺擺手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怎么辦?現在進去調查也很危險。”卡爾說。

    “它對聲音的敏感性大于看到的東西,”楚銘推理,“這和一般人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為它是那個女孩子?”卡爾總算恢復了體力,扶著墻站起來了。“的確,包括它……它臉上的眼睛。它搶別人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根據作業本上的對話,許笑的惡作劇就是把她騙進了鏡子里卻沒有帶她離開。”楚銘推測道。

    “倒不如說,許笑沒想到她出不來。他每次看到鏡子就自動離開,他可能壓根沒想到離開的條件是什么。”卡爾喃喃。

    “她在里面反復地走,反復地找出口,但是她壓根不可能達到條件。直到她用來探路的傘打碎了鏡子,她再也出不去了,許笑也是。”楚銘低聲說,“也可能許笑進去的時候,她已經變成了怪物。”

    誰能想到一個簡單的惡意會演變成這樣?

    “她……喜歡許笑嗎?”卡爾說,“為什么他們的對話會這么說?是因為這樣許笑才能把她約出來?”

    楚銘沉默了。一個看不見的,只能靠雨傘來探路的,孤僻的女孩,大膽地在晚上赴約,孤身前往沒有人的廢棄閣樓。

    換來一個惡作劇,一個把她殺死的玩笑。

    現在她帶著恨意變成了怪物。

    “匯報嗎?”卡爾見楚銘不說話,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問題還沒有解決。”楚銘皺眉。“它還存在于里面。”

    他聽到的聲音說修改鏡子規則的人依存于鏡子,如果它能離開鏡子,應該就能消失。如果能讓她照鏡子的話……

    “我們還需要進去一次。”楚銘堅定地說。

    他先進了入口,卡爾跟在他后面。這一次楚銘第一步就打開了手電,以防與它撞個滿懷,直接送人頭。

    他的燈光掃過了每個方向,確認目前安全后看向卡爾,卻看到后面多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是懷特。

    “時間不多了,讓我們合作吧。”懷特對楚銘說,表情誠懇。卡爾緊張地看著他們,生怕他們打起來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把你的鏡子給我。”楚銘說,“要不然我不信任你,怕你故意把它引過來。”

    懷特的眉頭縮成了一團。他沒有回答也沒有交出鏡子,直接從兩個人之中穿過往前走了。楚銘看著他的背影沒說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計劃是什么?”卡爾小聲問。

    “讓它照鏡子,它就會離開,而它離開這個空間就會消失,問題就解決了。”和卡爾想的不一樣,楚銘沒有壓低聲音,懷特肯定能聽見他們在說什么。卡爾不由地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拿好你的鏡子,如果這招行不通,我們必須馬上出去。”楚銘壓低了聲音。

    他們小心地走到了走廊末端,這里看起來和第一次已經完全不同了,地面上甚至沒了灰塵,以至于笑臉的紅色更加鮮艷和刺目。

    楚銘蹲下身,想在冒險之前再看看有沒有新的變化。卡爾在一旁為他把風,懷特站在一邊,表情陰暗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沒有發現有用的信息。楚銘放過了箱子,它周圍的傘變新了,除此之外沒什么。他的目光順著墻壁,看到了墻上的鏡子。

    此時它顯得有些突兀了,因為它和第一次進來時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。一面破碎的,骯臟的,布滿灰塵和蛛網的鏡子。

    它沒有隨著空間里倒流的時間回到過去的樣子,以至于和現在的環境不搭調,仿佛除了它以外,鏡子里的不斷變化的東西都是幻影。

    某種意義上,它們的確都是幻影,楚銘想。就像獎杯不能被帶出去,它是鏡子里的幻想。

    那這面鏡子呢?

    他仔細地端詳鏡子,發現鏡框背后有一層什么東西。楚銘伸手想把它取下來。

    “它來了!”卡爾看到了空氣里忽然出現的人影。楚銘馬上轉身準備嘗試。

    突然,懷特走到了自己面前,在怪物與自己之間舉起了鏡子。

    “完成任務的是我!”他得意地大笑。

    它的臉直接對上了懷特手中的鏡子。

    然而,怪物沒有消失。相反,它的目光跳過鏡子,與懷特的視線相遇,懷特的眼睛恐懼地睜大了。他想打斷這奪命的對視,但是他無法控制住自己。他把鏡子翻了個面對著自己,努力想低頭看它。

    紅色的笑臉已經悄然爬上他的臉,他在這種對視中漂浮起來,掙扎著想照鏡子,卻不能控制自己的視線。

    在掙扎中,他的鏡子掉在地上,碎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楚銘,求求你救我!”他大喊,聲淚俱下。

    卡爾掏出了槍,猶豫要不要像剛才楚銘一樣救他,一邊看楚銘的反應。

    楚銘看著他,臉上沒有表情。他用自己的鏡子對著懷特的背影照了下,發現里面只有懷特,而看不見他對面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救命!”懷特仍在大喊。

    “你還欠我的呢,懷特,”楚銘的聲音很冷漠,“你和路易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轉向卡爾。“你救不救他,我無所謂,”楚銘說,“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拿起鏡子,離開了這個走廊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林炎〕〔宋婉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幸运28预测 北京pk拾开奖走势图 广告联盟挂机骗局 天天彩票三分彩开奖结果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精准三全中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内蒙快3预测软件 正规手机棋牌信誉品牌 华东15选5开奖数据 意甲5月恢复训练罗平警方 怎么下载恩腿子南京麻将 双色球走势图 综合版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官网 信誉度高的棋牌游戏 体彩11选五辽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