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巔峰狂兵〕〔我的腦中有根弦〕〔重生九零小哭包〕〔帶著空間重生八零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是劍仙〕〔極限警戒〕〔穿成了團寵家的惡〕〔最佳贅婿〕〔絕世神皇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龍婿〕〔女總裁的上門女婿〕〔頂級強者〕〔毒箭〕〔御用狂兵〕〔被雷劈后的日子〕〔超級小辣模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異常事件記錄簿 第十一章 涂鴉
    楚銘沿著臺階緩緩往下走。這里非常安靜,聽不見鏡子外的聲音,楚銘盡可能地壓低自己的腳步聲。在下樓的同時,他一直舉著手電筒掃過周圍,紅色的涂鴉始終存在,但是密度并非一致,在入口的平臺處,這樣的涂鴉明顯多一些。

    樓梯下面接著一個走廊,和這棟樓里他們之前路過的其他走廊一致,走廊上有教室的門和窗戶。楚銘試圖打開門,門紋絲不動,鎖孔也被堵住;他通過窗戶往里看,里面一片漆黑,連手電筒的光線都無法透進去。這門窗就像擺設,他不禁懷疑它們背后到底是否存在一個教室。

    他看向另一側的墻壁,上面整整齊齊地貼了很多張紙,字跡模糊到認不出,只能依稀看出有字,排列得很像書法或者優秀作文展。在這些紙的中間,掛著一副畫,看上去像個人物的畫像,只能勉強看清臉部輪廓,其他細節都認不清,顏料因為褪色而黯淡。

    他繼續往前走,走到了走廊的盡頭。在這走廊的最深處堆放著幾個紙箱,楚銘在里面翻了翻,是一些課本和散落的書頁紙張,由于年代久遠,上面有一層厚實的灰,紙發黃變脆,上面的字都糊了。最里面的紙箱里放著一個造型普通的獎杯,楚銘舉起它,想辨認上面刻的字,但是上面蒙著一層厚度不一的銹跡,無法找到有用的信息。紙箱外面還放著一把破舊的傘,看不出顏色。

    他的手電筒的光照向上方,看到墻上掛著一個破碎的鏡框,壞得很徹底,完全無法成像,只有一些細小的碎片散落在鏡框里。楚銘用手摸了摸,依然是灰塵的觸感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離開了鏡子,向走廊盡頭的另外一個角落移動。突然,他發現里面坐著一個人。

    楚銘差點叫出聲。在手電的光線下,這個人一動不動,連胸口的起伏都沒有,就像一具尸體。楚銘小心翼翼地靠近他,發現他穿著和自己一樣的制服。

    這是剛剛失蹤的人之一?楚銘想。他把手放在對方的鼻子下面,能感受到微弱的氣流,還活著。楚銘用手推他的肩,想把他弄醒。

    對方毫無反應。楚銘抬起他的下巴,想看看他是誰。他的臉揚起的一瞬間,楚銘感到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的臉和脖子上全是和墻壁上一樣的紅色笑臉,像被烙在皮膚上。楚銘抓起他的手,發現他的手上也有,一直蔓延到袖子里的手臂上,仿佛紅色的紋身生長。這些涂鴉在臉上尤其密集,讓他的臉看起來發紅。

    “喂,喂!”楚銘沖他喊。這時候他背后出現了腳步聲和交談聲,參雜著尖叫。

    是剛才鏡子外的那幫人進來了。楚銘站起身,轉頭看向他們。領頭的是那個強壯的男人,他的表情不像鏡子外面那樣蠻橫了,夾雜了一絲緊張和驚懼。人全都進來以后,最后一個人才發現剛才還在的入口變成了堅實的墻壁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門呢?”他大吼。還在摸索著前進的人們頓時慌成一團,不少人擠著去查看那面一瞬間出現的墻壁,有人開始叫罵,在安靜的走廊里能聽到回音。

    楚銘站在原地,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。很快有人注意到了他,“楚銘!”卡爾喊道,一邊向他走過來。剛剛隊友失蹤的男人和把他踢進來的人也過來了。一個發現了倒在地面上的隊友,開始急著喚醒他;另一個瞪了楚銘一眼,掏出對講機與西裝男聯絡。

    對講機無法連通,失效了。男人不滿地把對講機放下,一拳砸在墻壁上,有白色的石灰紛揚地落下。“你們都給我閉嘴!”他發泄一般沖依然喧鬧的門口大喊。人們安靜了下來,絕望地確定門不可能再開放,忙著錘墻的人停下了,他們開始下樓,小心地打量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這時候,暈倒的那個終于醒過來了,一臉茫然地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人,表示不記得之前發生了什么。他的隊友把他扶起來,旁邊一個人用手電筒幫他們照明,他們突然看清他臉上的東西,頓時都嚇得后退了一步,有人罵了句臟話。

    “你臉上是什么?”他的隊友問,哆嗦著用手摸他的臉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人毫無察覺,跟著抬手想摸自己的臉。這時候他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涂鴉,大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他拼命搓著自己的手,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沒有人能回答他的問題。“這小子不會變異吧?”旁邊有人小聲說。”

    男人更緊張了,恨不能把自己的皮給剝下來。

    “應該沒事。你身上的笑臉顏色在變淺。”楚銘走出來說。他一直觀察著他臉上涂鴉的變化,發現它們在慢慢消退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男人仿佛看到救命恩人般握住了楚銘的手,站起身。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銘皺起眉頭。男人站起身后,他發現對方身下不僅有一個雙肩包,而是兩個。男人的隊友也發現了。

    “剛剛和你一起進來的人呢?”他的隊友問,因發抖有些口齒不清,“你們兩個一起失蹤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記得了,好像他就是,就是消失了。”男人回頭看向雙肩包,表情呆滯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不會是你干的好事吧?!”剛才沒說話的健壯男人走到了楚銘面前,提起他的領子。“你一直待在這里,為什么你沒事?”他說話聲音非常大,楚銘覺得耳朵快聾了。他準備掙脫,這時候圍著他們的人群都自動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對方也發現了這一點,扭頭朝周圍的人大吼。楚銘看到他的脖子和手臂上也開始出現紅色的笑臉涂鴉。他們周圍的地板和墻壁也是。

    他馬上挽起自己的袖子。果然,自己的手上也有了,數目還在不斷增加,笑臉越來越密集,并且向手臂上蔓延。

    看到楚銘的樣子,男人猜到發生什么了,他松手離開了楚銘,用力地搓著自己的脖子和臉,同時環視周圍,嘴里不斷詛咒著,像是要把什么看不見的魔鬼給趕跑。然而他的叫喊聲沒有用,笑臉依然在增加,以至于他所有暴露在大家視線中的皮膚都變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我tm不怕你!別讓我發現你咋搞什么把戲!”他繼續罵著。楚銘盯著自己的手,從男人開始持續地發出噪音后,自己手上笑臉的出現速度變慢了,現在接近于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遠離了男人,走到旁邊的人群中。卡爾看到他正要說話,楚銘馬上用左手捂住了他的嘴,同時用豎起右手的手指,擋住自己嘴面前,示意大家保持安靜。卡爾不明所以,聽話地閉嘴了。他們靜靜地圍觀著男人,同時用手捂住自己的大喘氣的口鼻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的涂鴉變成難以想象的密集,他已經放棄了觀察自己,拔出刀對著空氣揮舞,但是他找不到目標。突然,刀掉在了地上,而男人浮了起來,就像被吊在空中,還在不斷掙扎著。“你……你是什么東西!”他的聲音從怒罵和挑釁變成了尖叫,他的手指著前面,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。但是在其他所有人看來,他所面對的只有空氣。他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只見他的眼睛慢慢變成了完全的紅色,緊接著冒出了蒸汽,就像在燃燒一樣。很快,他的眼睛變成了兩個黑色的洞,他的叫聲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從空中摔了下來,宛如一個破舊的口袋掉在了地上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宋婉〕〔林炎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金道股票t十0交易平台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 山西天星麻将授权码 类似pc蛋蛋的 龙江风采22选五开奖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 创业板股票代码 七乐彩专家杀号99%准确 黑龙江11选五基本走势 世界杯和欧冠冠军教练 网盛棋牌官方网站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推算 广东南粤36选7走势图 在网上赚钱 九游棋牌娱乐 军工股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