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廣告界天王〕〔玥下枝頭眉間落〕〔我的徒弟都是主角〕〔地球人實在太兇猛〕〔被影視耽誤的歌神〕〔最強特種兵之戰狼〕〔這號從廢土開始超〕〔洪荒之鯤鵬絕不讓〕〔獲得主角能力的我〕〔女學霸在古代〕〔都市之天降鴻運〕〔如意胭脂鋪II〕〔我真不想有系統啊〕〔我為國家修文物〕〔現在我想做個好人〕〔我獨仙行〕〔我家公子是個現代〕〔太太請披好你馬甲〕〔全球財氣〕〔我在封神坑元始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異常事件記錄簿 第四章 圖書館
    路易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。楚銘面無表情,像剛才打架的人不是他。他們剛剛鬧出的響動太大,一個教練正在沖過來。還好這個角落偏僻,沒什么人圍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教練問。

    路易剛想解釋,突然聽見楚銘用一種他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語氣說:“抱歉我們打擾大家,我們只是在正常的訓練,他說要教我一些動作。結果我們剛剛到這,他就突然攻擊我。幸好剛剛腳手架掉下來砸到他,要不然我估計會受傷。路易,你還好嗎?”

    說完,楚銘用一種無辜而擔憂的眼神看向路易,而路易已經懵逼了。楚銘垂下眼簾,摸這自己剛剛被打出的傷,表情隱忍。路易突然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楚銘看上去就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學生,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書卷氣。顯然,他現在恢復了這個人設。

    “路易?你和他們是一伙的?他說的是真的嗎?”教練問。

    “不要撒謊,我們會去查監控。”又有一個教練到了,他正在向天花板找攝像頭的位置。“你們還挺會選地方,這里拍不到。”他不滿地說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清楚,當時我在預約,只是跟著他們過來。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。”路易回答。

    先到的教練擰緊了眉毛。現場看上去是懷特被砸中了,除此以外沒有什么傷;而楚銘脖子上有被勒過的痕跡。另一方面,懷特經常和別人打架糾紛,而對面的楚銘看起來是個文靜書生。慢慢圍過來的人開始小聲地討論。

    “把那個暈倒的送到醫院去。”教練在現場找了兩個人,指揮他們把懷特送走。楚銘還坐在地上,他恢復了面無表情。剛剛的打斗完全出自于自己身體的本能,就像他曾經接受過訓練一樣。

    我到底是誰?如果和這個機構有關,我是他們的成員還是敵人?還是說我只是一個死刑犯?

    他找不到答案。他唯一的收獲是,他應該不是自己想象的,被誤抓進來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醫院嗎?”路易問。他正打算向前去扶楚銘,一個人比他快一步,走到了楚銘面前。

    “懷特不是無緣無故動手的人,你做了什么?”他問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就是真的。你有證據?”楚銘冷冷地回答。

    男人咧嘴一笑。“我會讓你后悔招惹他的。”說完這句話,他轉身準備離開,被路易攔住了。

    “放過他。”路易說。

    男人扭頭看向他,突然給了他一拳,拳頭在路易面前停住了。路易完全沒有避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給你什么好處,路易?你以為你在為朋友出頭?你有朋友?看著你我都惡心。”男人貼近他,輕聲說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不把我當朋友?那你的生活會變得難過一點。”路易用同樣輕的語氣回答。男人的表情變了,鄙夷中帶了一絲恐懼。他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楚銘走到他身邊。“你認識他們?”

    “他們挺有名,一天到晚打架。你居然挑釁懷特。”路易嘆氣,“你不怕被打死也就算了,居然還現場編故事,不怕被識破嗎?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,”楚銘說,“剛剛我約架那句話,監控應該聽不清。”

    路易笑出了聲,拍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你還想繼續訓練嗎?不是打架那種。”他問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這里逛逛。”楚銘說。

    “那邊是食堂,你已經去過了;訓練區旁邊是個圖書館,一般沒什么人去;最中間那里是辦公區,和我們沒有關系。最大的樓還是宿舍。”路易對著建筑物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“圖書館?”楚銘問。

    “你有興趣?我沒去過。”路易表示勸退。

    “有點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去吧,怕他們找你麻煩。”路易說。

    圖書館里的確沒什么人,和熱鬧的訓練區形成對比。楚銘大致瀏覽了一圈,發現這里什么書都有,甚至有《禪與電瓶車維修》。

    “想當年,我偷過一段時間的電瓶車。”路易用懷念的語氣說。

    “我以為這里會有和這個機構有關的書。”楚銘說。

    “機構工作相關的東西不會面向大眾出版的,我們權限不夠,就連他們內部也分信息權限高低。”路易解釋。

    楚銘默默地瀏覽著書架,發現唯一名字提到處理局的書是本恐怖小說,名叫《震驚,我與異常事件處理局不得不說的往事》。

    “這個有意思。”路易眉開眼笑,把書拿起來。

    楚銘翻了翻,放了回去。他最終拿了一本《常見急診外傷的處理方法》,準備借出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看書啊。”路易露出敬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沒準用得上。”楚銘解釋。不知道那個任務到底是什么,應該有一些危險性。

    兩個人在借書處等待工作人員。可能因為長期沒有人外借,借書處貼了通知,每天在崗一小時,需要請按鈴。

    “今天那個怪鳥怎么回事?”路易用隨意的語氣說,“老光頭準備開槍的時候,它突然被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嚇死我了,”楚銘搖頭,“那個鳥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只是運氣好?那個是老光頭的寵物,他有時候會用它處理不愿意參加任務的人。他們都說那個是處理局開發的機器人。”路易做出嘔吐的動作,“我不信它是什么鬼機器人,但是它看起來不像我知道的任何一種鳥。”

    “宣傳冊上說處理局要處理異常事件,這個異常事件是什么?”楚銘改變了話題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在我進來之前,聽說如果有人遇到什么怪物啊,鬧鬼啊,最后就會交給他們處理。但是我沒有遇到過,這些都是我網上看的帖。”路易解釋。“你居然沒有聽說過,我從小到大聽的鬼故事,有一半都和處理局有關。但是我是一個唯物主義者,這些故事也記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想不起來了。”楚銘強調,“難道叫我們去驅魔?”

    路易撓頭。“那應該找專業人士吧,你會驅魔?我想不出我們有什么用,所以一直無法想象任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借書處的人來了,楚銘根據他的指示在工作人員的電腦上開始登記。

    “對了。今天那個鳥飛在天上的時候,你有沒有聽到人說話?”楚銘小聲問。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每個人都在說話吧?或者都在尖叫?”路易反問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一個很輕的聲音,好像在介紹這個鳥。”楚銘說。

    “沒印象。那個時候很吵,我也在尖叫……介紹了什么?”路易問。

    “……說它像烏鴉,還說它吃了人會變樣。”楚銘回憶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和我一樣的,之前見過它的人在解釋。”路易說,“你聽力真好。”

    熄燈前,楚銘翻開了書。可能因為沒人看的原因,雖然書的出版時間很早,看起來還比較新。他試圖找到對自己會有用的部分。

    翻著翻著,他發現有一頁書上面有筆記。往后翻了翻,發現這一部分都被人勾畫了,還寫了詳盡的筆記在旁邊。這是關于怎么使用簡易材料包扎及處理傷口的內容。筆跡很漂亮,因為陳舊而有些褪色。楚銘仔細地這些筆記,發現在每頁筆記中間,都有一個看起來和筆記內容沒關系的字母,非常不和諧。他把每個字母都記了下來。只是一些雜亂的字母,沒有規律。難道是惡作劇?

    他又重新看向筆記。經過觀察,他發現這些字母好像分成兩種,一種自然地出現在筆記里,和周圍的筆跡看起來一個顏色,另外一種是出現在段落最后,筆跡的顏色比周圍要深一些,有點像……筆記完成后再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他把這兩種分開,又重新記了一遍,發現這一次,這些字母拼成了兩個單詞。

    筆跡和周圍一樣顏色的,是”無辜“,而筆跡像后加上去的,是”無用“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宋婉〕〔林炎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pk10软件 捕鱼王2游戏赢现金版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快赢481大小走势图120 贵州快3技巧 云南11选5智能选号 白城麻将技巧 全天时时彩计划二期中 福建快3开奖结果-开奖历史 发行股票的分录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app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 在线查询股票行情 最快的赛车时速多少 2号上证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