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巔峰狂兵〕〔我的腦中有根弦〕〔重生九零小哭包〕〔帶著空間重生八零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是劍仙〕〔極限警戒〕〔穿成了團寵家的惡〕〔最佳贅婿〕〔絕世神皇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龍婿〕〔女總裁的上門女婿〕〔頂級強者〕〔毒箭〕〔御用狂兵〕〔被雷劈后的日子〕〔超級小辣模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異常事件記錄簿 第一章 異常事件調查局
    楚銘醒來時,感到劇烈的頭痛。他試圖抬手按住太陽穴,卻突然發現身下不是床,而是冰冷的觸感,宛如金屬。他猛地睜開眼睛,坐起身,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中。

    我在哪?他試圖回憶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,除了頭痛加重以外一無所獲。他抬起頭打量四周,看到簡易的桌椅和兩張床,看起來就像直接由鐵板拼成,上面什么都沒放。最外面是一扇宛如鐵柵欄一樣的門,整個房間看起來就像……牢房。

    突然,這扇門開了,一個看上去很憨厚的男人走了進來。他們目光交匯了,男人露出好奇的表情,“你居然把動員大會錯過了,睡到了現在?”他把手上的東西放到桌子上,向楚銘伸出手,“我叫路易,是你的室友。你是為什么進來的?”

    楚銘沒有與他握手,而是站起身走到門口,往外看。外面是無數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房間的集合,每個人穿著統一的衣服,人們在交談,而每層樓都有兩個人站在角落里,審視著眾人。

    他轉過身,握住路易的手。“我叫楚銘,請問這是哪里?”

    路易臉上出現一絲驚愕。“為什么這么問?這里是白鼠基地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白鼠基地?楚銘確認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詞。他朝路易搖搖頭,路易更吃驚了。“沒有人告訴你?白鼠基地是異常事件調查局行動部下屬的基地之一,我們在這里等著執行任務。你不會不知道什么是異常事件調查局吧?”

    楚銘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的國家和調查局沒有合約?”路易把剛剛放在桌子上的東西遞給他,“還好今天動員大會,你看看這個。”

    楚銘接了過來,發現是一本手冊,封面印著一個奇怪的logo,看起來像許多怪物交纏在一起的畫像,栩栩如生。不知道為什么,看到這個標志,他感到一陣恐懼與憤怒交織的心情,恨不能把它撕成碎片……

    “楚銘你沒事吧?”路易大喊了一聲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銘突然發現自己剛剛把手冊攢成了一團。“抱歉抱歉,不知道為什么就這么做了。”他把手冊松開,在空氣中甩了甩,試圖把它恢復成原狀,然后翻開了第一頁。

    “異常事件調查局——我們是日常的守護人。

    日常與異常之間有清晰的界限,任何東西,如果試圖破壞界限,干擾日常,便是我們的敵人。

    我們從未后退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宣誓詞,其實不用管,你直接看這里。”路易熱心地給他翻到了中間。

    “恭喜諸位獲得這一光榮的機會,能為自己贖罪。按照規定,你們來自與調查局簽訂了合約的國家,將在白鼠基地接受訓練,并執行相關任務。如果你們能順利完成任務,你們便能從新得到自由,并收獲來自求助者的感激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叫贖罪?”楚銘問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問你,你為什么被判了死刑?”路易聳肩,“你看起來就像個大學生。”還是個眉清目秀,看起來不能打的學生。路易心想。

    死刑?自己犯罪了?怎么可能?楚銘試圖回憶過去,他怎么突然就變成了死刑犯?

    他發現自己什么都想不起來了。他過去的一切變成了空白,他想不起來自己的父母,家庭,過去的一切,也想不起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。冷汗突然包裹了全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不起來了。”他遲鈍地回應,手冊啪地掉在了地上,“我……我不是死刑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和我裝,你不愿意說就算了。”路易不在意地擺手,“你聽我說,現在重要的是怎么完成任務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話被楚銘的動作打斷了。楚銘突然站起身,握住了他的衣領,顫抖著說:“我說了我不是死刑犯!”

    外面突然安靜了下來。他們的門被打開了,剛剛看到的走廊上監視大家的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7519,請和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楚銘放開了自己的手,路易垂下眼睛,轉過了身,做出了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7519,你在發什么呆?!”男人呵斥到。楚銘這才發現,自己衣服上掛著一張胸牌,上面就是這個編號。他跟著男人離開了房間。穿過走廊,他看到每個房間里的人都在打量自己,帶著好奇或者惡意的眼神,連同無數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這是那個暈著過來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說自己是無辜的?”

    “看起來還是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們來到了一個辦公室門口,門開了,楚銘發現里面有好幾個和自己穿著一樣衣服的人,身上帶著不同的編號,正在排隊和辦公桌后一個穿著制服的人說話。

    “7512,你有什么問題?”穿著制服的人問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嘿嘿,我是被搞錯了進來的,我沒有犯罪,是有人想要害我呀,您能不能想想辦法,給我調查調查呀?”隊伍最前頭的人說,帶著諂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搞錯了?”制服男抬起一邊眉毛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敢騙您,我真的沒有犯罪呀。”男人說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制服男一邊點頭一邊站起身,男人露出欣喜的笑容,制服男也報以微笑。

    制服男臉上的微笑轉瞬即逝,他從懷里掏出槍,對著男人扣動了扳機。

    楚銘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,他感覺有溫熱的血濺到自己臉上,腥味撲鼻而來。男人倒在地上,像一個破碎的玩偶。

    他死了,就在剛才,不是拍電影,也不是自己在做夢……楚銘呆呆地想。

    “快把他拖走,把地弄干凈,真是的,每次都有新人來這么一套。”服男不耐煩地對旁邊的工作人員抱怨。“6830,你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我的室友比我晚來,昨天就去執行任務了,為什么不是我去?是不是想整我?”號碼是6830的人似乎完全沒有被剛剛被殺死的男人影響,他憤怒地大吼。

    “說了多少遍,同一批人里執行任務的順序是抽簽定的,只有不同批次才有先來后到。出去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來6830 對于這個解釋并不滿意,他握緊了拳頭,但是最終又松開了。

    剛才的尸體被拖走了,地上只剩一灘不規則的血跡。

    輪到楚銘了。他走上前,無法避免地走進了血泊里。腥味更重了。他克制自己不要想剛才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制服男頭也不抬,“你是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他剛剛在房間里大吼,說自己是無辜的。這是那個錯過動員會的新人。”剛剛把楚銘領過來的人解釋。

    制服男抬頭看向楚銘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是無辜的?”他問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很抱歉剛剛弄出了噪音。”楚銘低下頭回答,盡可能地表現得服從。

    “沒有問題就好,歡迎來到白鼠基地,楚銘。”制服男微笑著說。“你現在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銘轉身離開,在背后留下紅色的腳印。隊伍后面的人對這個場景無動于衷,繼續向前挪。

    回房間的路上,楚銘發現由于工作人員去了辦公室,走道上的人變多了,注意到自己的人毫不掩飾自己的音量。

    “我賭他活不到抽簽那天——”

    “如果抽到我,我可以強迫他替我先去——”

    他假裝什么也沒聽到,徑直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老光頭有沒有難為你?”路易問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老光頭?”楚銘說。

    “他是白鼠基地管理人員中和我們對接的。這是大家給他起的外號。你不用擔心他難為你,其實他根本不記得我們是誰,他叫每個人都是用編號。”路易解釋。

    楚銘點點頭,去拿那本介紹手冊。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,這個所謂的異常事件處理局到底是什么?任務里面的異常事件是什么?

    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嗎?”路易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什么是異常事件?”楚銘問。

    “很好理解。不能用我們所知道的常理來解釋的就是異常事件,什么外星人,鬧鬼了,都是。你為什么會問這個問題,這不是常識嗎?每個小孩小時候都聽父母說過這方面的故事,也都知道處理局。”路易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記得了。可能你不相信我,但是我的記憶就像是今天來到這里才開始的。”楚銘回答。

    “熄燈!”外面傳來了喊聲和鈴聲。路易似乎想說點什么,但是他什么也沒說,爬上了自己的床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聽說,的確有人來到白鼠基地的時候沒有記憶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他們不是死刑犯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和處理局本身有關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在黑暗中,路易輕聲說。“你想得起和處理局有關系的事情嗎?能不能透露一下任務是什么?如果你告訴我,我可以罩著你。”

    楚銘沒有回答他。夜晚恢復了寧靜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林炎〕〔宋婉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网盛棋牌登录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网赌id控制玩家图 股票配资余额_杨方配资平台 河南快三开奖 德甲助攻榜最新排名 下载长沙麻将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福彩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福彩几种玩法 佳永配资 重庆快乐10分计划软件 上证基金指数 永利棋牌真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