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巔峰狂兵〕〔我的腦中有根弦〕〔重生九零小哭包〕〔帶著空間重生八零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是劍仙〕〔極限警戒〕〔穿成了團寵家的惡〕〔最佳贅婿〕〔絕世神皇〕〔玄醫暖婚:腹黑靳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葉凡唐若雪〕〔龍婿〕〔女總裁的上門女婿〕〔頂級強者〕〔毒箭〕〔御用狂兵〕〔被雷劈后的日子〕〔超級小辣模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將軍夫人是炮灰 第二十六章 男女莫辨
    趙冉嚇的魂不附體,擺手搖頭

    “大,大將軍嚴重了,我,我沒什么奇異之處,不用查看的,絕對不用!”

    “那天本將軍掂量你手腕子,明顯感受到了古怪,你不告訴我可以,只是你想過沒有,或許救你的人對你不利!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其實……我,我知道您是擔心我,不過我,我心里有數”

    趙冉身上已經疊起冷汗,她再三搖頭

    濟蒼怎么可能猜得到趙冉的顧慮,他只當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!當下乜斜趙冉一眼先走一步,鬧得不歡而散,因而兩人這一天再沒有交流,互不搭理,濟蒼心里氣悶趙冉一點不信任他,趙冉憂慮以后被拆穿的下場,算是各懷心事

    瞎忙活一天魂不守舍的到了晚上,臨睡前趙冉腦中依然混混沌沌,她心里念念叨叨全是以后該如何是好

    眼下看來她頗有利用濟蒼良善的機會

    濟蒼的善是因為他是絕頂聰明之人,他的良善顯然是聰明促成的,若皇帝真是天選之子,老天青睞的該是濟蒼這樣的人。那么問題來了,濟蒼這樣的人愿意給她多少次機會?她可不只有一個秘密

    蒙騙聰明的人,不外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找假的理由搪塞可不行

    到最后,梳扒這些焦慮變成胡思亂想,趙冉暗恨自己是卑鄙之人,若是個坦坦蕩蕩的個性,生死也就隨緣了,日子或許還松弛些

    偏偏因為從小受盡折辱,她養成極惡劣的毛病。保全自己最輕松的方式就是先一步揣度別人,但過猶不及,比如她根本不相信濟蒼的好意也是本意,這樣往往給自己徒增痛苦,給別人也是

    趙冉為自己羞愧,對濟蒼感到抱歉,不行,她非要交代,無非逃不開兩種結果,要么更親近,要么涼個透徹

    念頭一起,實在是睡不著了,她一骨碌從床上起來,一骨碌閃出去,賴在濟蒼門前

    濟蒼正更衣,他且將人喊進來

    “咳咳,進來吧!”

    “那個,大將軍誤會了,路過路過,嘿嘿不過,小的這就恭敬不如從命了”

    “……滾!”

    “別介啊,大將軍我這找您聊聊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濟蒼冷臉一改,嘴角松了松

    “說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,對您不住,我……什么也不能說”

    “滾”

    “不是,別啊,這喝水不忘挖井人,我答應了人家,我不是故意要瞞著您,您在我心里絕對是頂好的主子”

    “說的倒是花里胡哨,不過你答應了人家瞞住,還回大將軍府作甚?趙冉,你很可疑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我沒別的意思,我就是想活著,我沒有其它心眼,也不想害誰”

    “就我這貨色,此前全承蒙大將軍蔭蔽,您可別氣我蠢笨就不要我了,我這往后也沒主意要怎么過活”

    濟蒼換好了衣物,在軟榻上坐定,瞇著眼睛盯住趙冉

    “算盤打的劈里啪啦,好一招以退為進,你要是沒主意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了!”

    “不過我濟蒼談不上什么留不留你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這次受難吃了不少苦頭,你什么都不能交代我也不多過問,左右你雖是我大將軍府門下督,可正經說來也是朝廷正七品武官,我只不過是趙大人辦公務上的頂頭上級,當然不好插手你自己的事情”

    “趙大人回去休息吧,本將軍以后不在管束你就是了”

    趙冉嘴巴一癟

    “大將軍,我還小呢,怎么能不管束呢……說這樣的話太叫人傷心了”

    趙冉挪蹭到軟榻一側,垮著臉

    “大將軍……您不是也常常以算計我為樂嗎?您往后要是沒了樂趣,那也是我的過錯”

    “趙大人不要放在心上才好,本將軍眼睛一陣一陣的毛病,眼拙手賤逗了只白眼狼!”

    趙冉嘴癟的更厲害,她臉皮再厚,這會也要繃裂了,紅著眼眶子,什么話都堵在喉嚨了

    倒叫濟蒼束手無策,奚落不下去了,他嘆一口氣

    “你這模樣活像受足了氣的小媳婦,你是個娘們不成!在本將軍跟前撒起嬌來了還,怎么你還委屈起來了?”

    趙冉忙不迭搖了搖頭,又點了點頭

    濟蒼忽而站起來,憤然掐住趙冉的臉頰,狠狠短促一擰,眼看著趙冉吃痛也不敢叫喚,他惡狠狠的說

    “你委屈?本將軍還委屈呢!我對你幾時差過?你心里到底怎么想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將軍”

    濟蒼拿趙冉沒了辦法

    “好!你說,就算這一茬過去了,你該如何!?”

    “唯大將軍命是從!”

    濟蒼逼近趙冉

    “趙冉,這可是你自己說的!”

    “滾回去吧!”

    趙冉一陣傻笑,嘿嘿嘿

    “得嘞!我這就滾,大將軍好好休息!明兒一早見!”

    濟蒼把這也當作肯定,他發自內心一笑,忽而又感到一種凄慘的情緒漫上心頭,面對趙冉他好像會去到一個他人不知的世界,恰似被挾持住了,不能自己,總是做沒有道理的事情,昏天暗地的一片,唯有趙冉是發著光的

    但患得患失,便為自己的迫切感到凄慘。心里的歡樂,是因為所愛之人受上天眷顧發生了好事,心里的酸脹是因為所愛之人并不愛他,趙冉不過還在試探著接近他罷了

    顯然是他的一廂情愿,這樣的感覺就像好好的人,突有一把火燒在喉嚨里,灼熱不說還變成了只會哀鳴嗚咽的啞巴

    這一陣子趙冉與濟蒼又回到從前的氣氛,她也下了苦功練功夫,本來也只是想糊弄糊弄濟蒼,沒想到自己著了迷,一時間水平不可同日而語

    期間朝廷也有大事發生,介國中原地區該是風調雨順,居然發了澇災,據說有位大師從天而降,彈指之間平了河流汛期,介國皇帝引人入皇城,奉為上賓,巧了,這位大師就是虛偽和尚予旸

    趙冉知道其人就是予旸時,當然是因為這人到了大將軍府內

    他以濟蒼的師父自稱,不知道安的什么心,濟蒼又像退晉之戰后回朝時那樣成為眾矢之的

    狗圣上更忌憚,皇帝最怕民心所向,偏偏都是中原的百姓,本就離朝廷遠不好管束,這下好了,濟蒼師徒倆成了那兒的定海神針,看起來對朝廷有益,但對他不益!變著法的想趕人去南蠻,南蠻的禍患幾乎是介國江山大統長存的陣痛,難以根治,狗皇帝有把握濟蒼能在那待到死

    趙冉心中醒目,但那是人家師父,她不好多說,濟蒼又不傻

    可她有覺悟要當一回君子,奈不住別人當這小人

    予旸入朝頭一天,大刺刺進了大將軍府,巧在趙冉外出辦公之時

    師徒二人屏退他人,沒有寒暄,開門見山

    “師父這是?”

    “我查覺到耒老太祖的動向,特來助你一臂之力”

    “耒家我怕你一個人應付不過來!”

    “當然也順便試探中原的勢力,國師或許就要歸朝了”

    濟蒼蹙眉

    “水患是您一手促成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

    “師父這回有些激進了!您貿然進城不利于里應外合,反而耽誤我們成事!”

    予旸冷哼一聲,這可是他左思右想出的神來一筆

    “我自有我的打算,這次得以脫身進城,還有一事”

    “予暮樰不知所蹤,你師叔在那空當居然也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可笑,居然到崖頂與我一戰,他跟離伯一道死了!趁我不備自己了結的!”

    “那毅鐵鉉鋼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他咽進了肚子!不過也不是無跡可尋,仔細一想有蹊蹺之處!”

    濟蒼感覺不妙,不禁急促一問

    “何處?”

    “明擺著的!你府上趙冉!”

    濟蒼已經把所有因果聯系起來,趙冉勢必知道什么,他心里一慌忙不迭否認

    “絕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,你師叔就關在崖底瀑布之下,你府上趙冉墜崖,窮盡林子找不到一根毫毛,她卻完好無損回府當差,不說別的單是時間對仗起來也有端倪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的人,也好對付,交給我吧!自然有辦法問出點東西”

    “師父怕是想多了,趙冉這小子大大咧咧,沒什么心眼”

    “小子?沒心眼?我看就不簡單,以女子之軀做男子之事,且爐火純青,掩人耳目的功夫一流,你火候不到察覺不出罷了”

    濟蒼心里掀起驚濤駭浪!趙冉是個女子!他被擊的腦中一下混沌

    “師父說笑了!這,這,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我還能騙你不成,騙你的是她,總之你把人給我,審問完殺了就是,不留隱患”

    濟蒼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,眼下保住趙冉才是,他隨口搪塞

    “恐怕現在還不行,耒家還要靠她作餌來釣大魚”

    “不如再觀望一陣子吧,畢竟耒家的算是煮熟的鴨子,不能讓他飛了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,別忘了,五行祭啟動之際,就是你見到父母之時!”

    “為師先走了,那皇帝為我在宮里辟了個住處,我先發制人,耒家翻不起什么風浪,不過成事之后為師回省山之時,務必將趙冉給我!”

    濟蒼不置可否

    “師父慢走!”

    予旸走時,趙冉也回府,兩人打了個照面

    “見過大師!”

    予旸點了點頭,高深莫測看趙冉一眼,趙冉不住頭皮發緊,感覺予旸的目光攝人,好像下一秒就要掐住她的脖頸

    趙冉不禁做起最壞的打算,她猜測,那老前輩出事了!這想法一出,在心里落不到底,她不住看著仙風道骨的予旸氣定神閑地信步走遠

    隨后回了書房交代公務,濟蒼魂不守舍,趙冉深覺大事不妙

    看來馬上就可以驗證出她的選擇有沒有做錯了

    臨了,濟蒼深看她一眼,似嗔似怒

    “好你個趙冉!”

    不知所云,趙冉一頭霧水

    濟蒼本不敢想的好事,居然成真,別看趙冉模樣好看,確實比許多姑娘中看的多,眉眼標致,散漫時眼睛細長,憤怒時眼睛圓瞪,委屈時眼睛水靈,百轉千回

    可偏偏臉皮厚的像山石堆垛,平時說起話來百無禁忌,從來不在乎形象外表,邋里邋遢,身形消瘦活像個少年的比例,怎么著也不能跟正當芳華的姑娘聯系到一塊

    他心里千回百轉,看著趙冉一絲不婉轉嫵媚的樣子,心中感慨她男女莫辨不外乎這青澀的少年感強烈動人,常常漫不經心起來叫他喉嚨發澀

    濟蒼驚喜之余,更多的是憂慮,趙冉與予德之間必有聯系,予旸那邊該如何應對?他本質上是瘋狂之人,歇斯底里之事沒少干過,且老奸巨猾高深莫測,濟蒼沒有把握,何況予旸一直有所保留

    耒家之事可做緩兵之計,而后他必須想出萬全之策!

    濟蒼又不免想起他為何受限于人

    他雖善武,但不帶一點也不莽性,萬事周全;雖精明,但不刻薄勢力、斤斤計較,心胸似身形般舒展,對人對事向來留有余地;雖臉骨精秀、面色清透,但眉眼厚重,正氣凜然;雖正年少而有所成,但不驕不躁,日日勤勉自省,精細而含蓄

    年紀輕輕得以將處處修煉的精致恰當,除了天賦異稟,還有諸多不得已、諸多形勢迫人,他為了得寶物,為了證實予旸口中撲朔迷離的真相,不得已舍棄本名,不得已入了都城,不得已到了這一步,淪為介國朝廷平衡秤桿的秤砣,不知何年何月可以全身而退

    他更不甘心予旸的拿捏擺弄,可他父母的訊息一直是扎在他心里的刺,叫他無心它事,淡漠入水

    偶然也會想起年幼時父親洋洋灑灑描述豪情萬丈的過法,偶然會想起母親抱著他在院子里曬太陽,感慨日頭親切嫵媚,他尚年幼時這些短暫稀薄的回憶不僅留有余溫,且經久彌香,是予旸控制他的利器

    時間一長,他沉默的時間越長,腦中零零碎碎的思潮越多,他漸漸發現所感動的只有親切嫵媚的日頭還有豪情萬丈的過法,而他后知后覺已經深陷囫圇,一時間道德和自我相悖起來

    他為自己感到羞辱,像兜頭一盆冷水淋下來,把所謂不修邊幅的想法滅的七七八八

    在戰場上,第一次正眼看趙冉,是她兩軍對壘時絕地逢生,人外形羸弱但能逢兇化吉,不外乎潛能巨大,可這些不足以吸引他,也不是她一刀剌開馬腹的力量、送上肩膀的勇氣,甚至不是生存的決心,偏偏是趙冉陰暗的自我,他聽出那一句‘幸不辱命’中的挑釁

    他高看趙冉一眼,趙冉雖窘迫但還是因為年輕而感到絕對自我,時常對任何人漫不經心,更何況明明心里也像他一樣千瘡百孔,常理來說應該是打擊挫折還不夠多,往后勢必會慢慢變得灰暗而不是保有靈氣,濟蒼想要觀望

    他想親眼目睹趙冉的一蹶不振聊以慰藉,生出這樣惡毒的趣味,源頭就是他自己也不甘心,他想掙脫支配,卻無可奈何

    偏偏從趙冉那里也沒有得到安慰,趙冉的狡猾叫人抓心撓肺,看起來一只手指頭也能摁死,用盡全力一握才發現滑不溜手,稍有風吹草動便乖覺警惕,陷的再深也能即刻拔足止損,小小年紀風聲鶴唳,倒叫他不忍落起來

    到了,只有他沒了主意,誰叫他對感情執拗,表面看起來還是那個濟蒼,其實心里綿軟,只覺得為了趙冉可以無問西東

    這便是有了軟肋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林炎〕〔宋婉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奇趣分分彩走势分析软件 欢乐捕鱼人官方版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极速赛车技巧分析图 计划快速赛车 幸运28官方开奖网址 南粤36选7 聚融信配资 福建11选5预测 平特肖怎么买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捕鱼赌博赢钱技巧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2019一波中特最准 手机版急速赛车 今天沪深股市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