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不一樣的惡魔人生〕〔遇見剛好的愛情〕〔本天師只會物理攻〕〔諸天信條〕〔救了一個瀕死的公〕〔墨家科技〕〔我能入侵人體〕〔從打入斗羅世界開〕〔靈氣復蘇之我是女〕〔我是于振南〕〔從頂級開始修仙〕〔我的人生模擬器〕〔星空大海之王座〕〔某學園都市的超級〕〔宋時風流〕〔某美漫的主神〕〔諸天大造化〕〔穿書后成了反派大〕〔富貴養花人〕〔歡迎來地獄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上門女婿岳風柳萱 第七百四十六章 是何居心
    尼瑪!

    果然,這陸劫塵和岳辰湊在一起,準沒好事兒,還想聯合起來對付我?

    這一瞬間,岳風嘴角勾起一絲冷笑。要不是為了參加比武招親,不想節外生枝,今晚我就能讓你們血濺當場。

    岳風喝了一杯酒,不行,自己得做點什么。眼看著陸劫塵和岳辰,聯合商量對付自己,自己卻什么都不做的話,那就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心想著,岳風環視了一圈,眼睛頓時一亮。

    就看到大廳外一個侍女,正拿著酒壇進來,準備給賓客斟酒。

    岳風不及多想,直接站起來從旁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哎呀。

    經過的時候,岳風裝作不注意,撞了那侍女一下,侍女低呼一聲,酒壇子差點打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”岳風很抱歉的說了一句,沒有停留,直接離開了府邸。

    都以為岳風只是一個小跟班,所以門口的守衛也沒阻攔。大廳的賓客,更沒有留意。

    出了府邸,岳風沒有離開,而是站在馬路對面,靜靜觀察這邊的情況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府邸大廳之中!岳辰和陸劫塵相談甚歡,頻頻舉杯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陸劫塵忽然皺了皺眉,臉色也有些凝重起來!

    奇怪,剛才自己還好好的,怎么現在忽然有種渾身酸軟的感覺?尤其是小腹的地方,上下翻騰...這顯然是中毒的跡象!

    察覺到陸劫塵臉色不對,岳辰趕緊問道:“陸教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說話的同時,岳辰眼神透著一絲的關切。

    “岳大人,咱們沒有恩怨吧!”陸劫塵語氣陰冷,看著岳辰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岳辰頓時懵了,一臉不解的看著陸劫塵:“陸教主,何出此言啊?”

    陸劫塵冷笑一聲,直接站了起來:“明人不做暗事,我問你,你為何讓下人,在酒菜里下毒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聽到這話,岳辰臉色大變,又是惶恐又是驚愕:“我...沒有啊....”

    剛說完,岳辰眉頭一皺,下意識的捂住了小腹,這一瞬間,岳辰也覺得自己渾身不對勁兒,有股酥麻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嘩!

    這一瞬間,大廳之內一片嘩然,所有賓客都震驚的看著岳辰。

    岳大人下毒要害陸劫塵?

    這....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正議論著,不少賓客,都是臉色變幻,身子發顫!

    “糟了,我也是也是酸軟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兒?”

    “岳大人,你...”

    一陣驚呼之下,幾乎所有的賓客,都軟倒在地,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,驚怒交加的看著岳辰!

    “諸位..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岳辰徹底慌了,忍著身體的不適,沖著陸劫塵慌忙解釋:“這肯定有人暗中搞鬼,陸教主,還有在場的諸位,你們放心,我一定會查出來的!”

    說這些的時候,岳辰心里無比的憋火!

    馬德,什么人這么大膽,敢在自己舉辦的宴會上搗亂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陸劫塵深吸口氣,臉色陰沉至極:“是不是誤會,只有岳尚書你自己知道,看著情況,我陸某也沒必要待下去了,告辭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陸劫塵招呼岳無涯走出了大廳!

    陸劫塵清晰的感受到,自己中的毒不致命,但自己堂堂明教副教主,竟然沒有察覺出來何時下的毒,實在太丟人。

    岳無涯狠狠瞪了岳辰一眼,守護著陸劫塵離開。

    “岳尚書,我也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告辭...”

    陸劫塵一走,其他賓客,也都紛紛向岳辰告辭,在各自的跟班陪護下離開。

    霎時間,本是熱鬧非凡的晚宴,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“馬德,這到底怎么回事兒,立刻給我查。”岳辰臉色難看無比,叫來府邸守衛,憤怒大叫道。

    本想著舉辦一場晚宴,能好好的擴展一下人脈關系。

    這下倒好,關系沒搞好,還被誤會了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此時,府邸外面大街上。

    看到所有的賓客,都神色匆匆的離開,岳風心里說不出的暢快。

    沒錯,之前岳風故意撞到那個侍女,暗中使用了鬼手,在酒壇里放了‘麻筋散’。

    麻筋散是一種中等的麻醉藥物,是之前給司空嫣然煉丹藥的時候,岳風順手放在身上的。

    聽到岳辰和陸劫塵暗中密謀對付自己,岳風很是惱火,知道在府邸不能動手,但什么都不做,實在太憋屈。

    岳風就施展了‘鬼手’,在酒壇里悄悄放了麻筋散。

    麻筋散能使人渾身禁錮酸麻,根本不致命,但這么一搞,陸劫塵和諸多賓客,對岳辰的好印象必定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這一刻,看著諸多賓客離開,府邸之內也是亂成一團,岳風嘴角勾起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就這樣還想跟我斗!

    自己一點小手段,就能讓你們雞犬不寧...

    嘀咕著,岳風暢快不已,轉身向著客棧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客棧,就見四龍四鳳已經在那里等著了。

    六個時辰即將過去,岳風臉上的面具,也有了松開的跡象。

    進了房間,大龍趕緊幫岳風卸掉面具,隨即詢問下午海選的情況。

    得知岳風通過,四龍四鳳都是很興奮。

    “老大就是老大!竟然文比和武比都通過了...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說?到時候文武雙第一,也是咱們老大的。”

    聽著他們一個個開口恭維,岳風搖頭笑了笑:“好了,你們也早點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說這些的時候,岳風表情淡然,沒有絲毫的波動。

    通過海選只是一個開始,好戲還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四龍四鳳不敢違背,趕緊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夜,岳風直到很晚才睡去,腦子里一直浮現白天看到任盈盈的情景,那郁郁寡歡的樣子,實在是太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岳風就早早的去了九陽壇。

    比賽規則已經很明了了,每天上午武比,下午文比。到了武比現場,岳風就看到,很多參賽者已經到場。

    岳風一眼就看到了陸劫塵。陸劫塵站在很顯然的位置,臉上露出淡淡的自信笑容。

    這陸劫塵,看來對拿到武比第一已經是胸有成竹了啊。

    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。心想著,岳風收回目光,落在了考官臺上,就看到正中的位置,岳辰坐在那里,帶著兩個黑眼圈,臉色也是很陰郁。

    哈哈....

    昨晚上宴會出了問題,一晚上都沒睡好吧。看到這一幕,岳風暗暗好笑,很是解氣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宋婉〕〔林炎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广西快3遗漏表 北方推倒胡麻将规则 pk10预测 江西快3投注app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 今日大盘走势最新消息 贵州十一选5走势手机版 安徽快3玩法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熊猫棋牌下载网址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任二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上证股票行情大盘 2019幸运农场走势图 查询股票行情的软件 七星彩排列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