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爆紅后,我和渣過〕〔八零廚娘發家史〕〔長公主〕〔吾家驕妻初養成〕〔首輔嬌娘〕〔重生后我是所有大〕〔開局宇智波之我的〕〔極品小農民系統〕〔神域帝宗〕〔邪性老公太霸道〕〔庶族無名〕〔重生換個爹〕〔九零空間小神醫〕〔九極戰神〕〔未婚美妻超級甜慕〕〔逆流驚濤〕〔深夜學園〕〔你是我的驕陽似火〕〔花垣城那個陳芊芊〕〔西游之我是六耳獼
阿拉善奇書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嫡妃有令:世子休撩我 一四七、王府內宅
    練輕舞額頭上粘著散亂的頭發,被云楚這個問題給聽愣了。

    “無妨,有我舅舅嘛。”

    練輕舞只覺得空氣中都冒著甜甜的泡泡。

    雖然,這種想法也太過矯情了。

    不過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“既然他可以醫治你,我就放心了。他與你有血緣,不會放任你不管。”

    云楚還是笑盈盈的。

    練輕舞這天過得真是自在,過年嘛,吃了睡,睡了吃,過年了,訓練也斷了。

    畢竟是自家疼自家娃,練輕舞每天都不忘拉著白無糾去給云楚治療,每每見到王妃,一律無視。

    云明禮不怪罪,自然就更加隨意了。

    沒多長時間,就把王府逛了個遍。

    練家的宅子,是有上一任主人,主人去世以后,被皇帝收回,轉手又賜給練三伏的。

    王府倒是不同,雖然建筑巍峨氣派,不過大小和將軍府很相似,顯然若不是規制上有規定,怕是會更低調吧。

    云楚的院子,倒是有點靠后門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絕無一般所見的花花草草,就連歲寒三友也湊不齊,倒是擺布別致。

    練輕舞難免在心中暗想,云楚果然是個頂頂奇特的男子。

    治療了三天,白無糾每天都往屋外趕人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是用艾葉熏蒸,配以藥浴,本就不該是自己的外甥女看著的。

    白無糾還留著平順,畢竟,他作為醫者也是長輩,可抹不開面子,去伺候云楚更衣。

    王府里頭,每個人都穿的重重疊疊,難怪冬天沒什么瘦子,要是看起來還瘦,怕就是皮包骨頭了。

    趁著藥浴的這幾天,白無糾配了一種奇特的藥膏,有著淡淡的香氣。

    停了藥浴,就用上了。

    白無糾給人抹了藥,又按摩著,曾和云楚打趣:“這種香氣,就像女子香,別的不多論,可千萬別被我那外甥女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為何?”云楚只皺眉頭,自己身上只要有香氣,要是被人靠近了,一定會聞到,若是自己遵了醫囑,就應該離她很遠才是。

    可自己得了醫治,就離她這么遠,真的實在是太過了。

    “女子香氣,我外甥女不也一個黃花大閨女,她要是聞到了,你在她心中又作何感想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神醫幫忙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微微一笑,雖然他并不覺得,自己身上有香氣,被聞到了,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答應了給你治腿,自然會管到底,這一點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完全沒有想到,頭次治療,自己就被舅舅一手推出門外,還鎖上了門。

    對此很是不解,可練輕舞對上舅舅高深莫測的表情,想了想已經到嘴的問題,還是咽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藥已經磨好了,你敷上等等效果。”

    白無糾有些無聊,雖然也沒收什么徒弟,就算治病,也沒有和病人攀談的興趣和習慣,可他今天莫名的就覺得煩躁。

    “有感覺了沒有?”等了不到半盞茶時間,白無糾吹了吹茶沫子,問道。

    “并無感覺。”云楚對這個神醫很是恭敬,要不是被銀針扎住了穴道,一定會起身向他致謝。

    “沒有感覺,那就等著,有了感覺,千萬別出聲,她就在門外不遠處。”

    這藥膏用了怕是會疼。云楚腦海中閃過這一個想法,點頭。

    “看你這么乖巧的份上,我也就不和你隱瞞多少。你身上不止腿有問題,幼年的時候究竟遭了多少罪,說說看?”

    “我母妃不喜歡這個兒子,我也無法。”云楚心里是清楚的,不過其他傷也就罷了,也就雙腿的事情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他是個江湖人,以后,變成不良于行的,靠著輪椅行走的殘廢,那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你不會不是親生的吧。難道說你父王,年輕的時候惹了風流債,非得要王妃把你帶大?”

    云楚心中一動,很快又想起古卷中所說的話,自己的父王對古卷那么珍重,還特意教導自己,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絕無可能。”

    白無糾聽了一下就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這王妃,是不是腦子不夠清醒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無話可說,你可千萬得忍著,要是疼的很了,可以找個東西咬在嘴里,你放心,我不會笑話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無糾說完,云楚額頭上就布滿了汗珠,青筋暴起,表情很是猙獰。

    他還覺得奇怪,要是平常人,這痛感得等一段時間才會顯露出來,就算初始狀態,也不會疼成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云楚對痛敏感,想來也是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“前輩放心,”云楚停了好一下,“我不會,讓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白無糾微微一曬,行走江湖多年,他完全理解云楚的心中所想:“你這小子想什么?我那外甥女的心全都掛在你身上了,醫者仁心,我又何必折騰你呢。”

    白無糾眉頭一皺,又忍不住想起當年那女子來。

    那女子有多好,就有多死心眼,固執的要等到自己平安歸來,可到后來呢?自己沒有等到她啊。

    “是晚輩,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云楚一張臉已經慘白,唇也失了本來顏色,白慘慘的。

    白無糾看他這模樣,揉了揉眉心,看來,得加快腳步,去做那種可以讓人減輕痛苦的藥了。

    別到最后,還沒有娶了練輕舞,這小子就活生生給疼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這種想法,也不算奇怪,能當著我的面就說出來,倒也算個坦蕩的漢子,既然如此,你要是敢相信我,就不要再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你要是不信,”白無糾挑眉,“現在喊人進來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云楚搖頭,咬著嘴里肌肉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平順和練輕舞都被趕到了門外,這時,一男一女大眼瞪小眼,臉上都有些焦燥不安。

    房間里一點聲兒都不出,平順本沒什么反應,只是被對面練輕舞越來越不好的臉色給嚇到了。

    白無糾之前,一不小心說漏嘴,要給云楚換治療方式。

    原本針灸加藥浴,已經是好的,配合治療法,可云楚身體特殊,已經是十幾年的舊病。

    現在的治療方法,與他而言并沒有用處,只能換新的,雖然效果好,可治起來很痛。

    都已經過去一盞茶的時間了,怎么他們在里頭一點動靜都沒有?

    是云楚太能忍,還是已經疼暈了?

    練輕舞得不到答案,一陣慌亂,只好在門口亂轉。

    “楚兒如何了?”

    云明禮匆匆趕過來,張口就詢問云楚的情況。

    兩人都搖頭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云明禮走來,見練輕舞一臉憂愁,擔憂幾乎要溢出來,心里也是突突亂跳。

    “神醫可說過,要怎樣醫治?”云明禮終究是擔心的,免不得一問。

    “舅舅沒有明說,只在來路上隨口一提,說是要受點苦。”

    云明禮眉頭一皺,雖說知道云楚從小到大,不知受過多少苦,可現在自己就和他這么近,心里怎么能不為他難受呢。

    “真是苦了楚兒了。”

    在未來兒媳婦面前,云明禮完全不掩飾自己慈父本性。

    “知道有親生父親掛念,他一定會好好的,肯定能挺過去的,我舅舅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治療,他會挺過去的。”

    練輕舞猛的捂住了嘴,自己這是在說什么呢?這種話聽在耳朵里誰會不擔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那么痛,需要硬挺嗎?”云明禮聲音都有些顫抖,“我苦命的兒啊,你怎么就遭了這么大的罪呀!”

    云明禮一下子抱住頭,就地蹲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!您可千萬別太過擔心了,世子爺勤練身體,身體不會出什么大漏子,再說了,有神醫親自醫治,王爺不用擔憂的。”

    云明禮卻搖了搖手:“這是我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練輕舞擺手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白無糾出來的時候,整個人都像泡了一個澡,可以說得上是渾身濕透。

    練輕舞趕忙上去詢問情況,云明禮直接沖進了兒子的房間。

    云楚這時候,閉著眼睛,很像剛剛從河里打撈上來的落水者,也不知道是不是云明禮的錯覺,他只覺得兒子的衣服甚至可以拎出水來。

    “可是疼的很?神醫,我兒可以洗澡嗎?”

    白無糾點了頭,覺得自己真是累極了,練輕舞沖著叫了一聲:“舅舅說了,可以洗澡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云楚的房間里放上了兩個桶,兩個男人面對面,好好的洗了一會澡。

    早有武藝高強的王府家丁,去練府,給白無糾取了衣服來。

    冬天泡澡,人總是舒服得不想起身。

    練輕舞被安排到客廳里休息,早有人安排好了,給她端上了各樣茶點。

    伺候著的是兩個丫鬟,這二人見沒有主人在,就嘀嘀咕咕起來。

    “知道嗎?岳家大小姐去年就染了疾,到現在還窩在家里,出不來門,也真是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戶人家女兒病了,哪里能和咱們比?咱們畢竟要養家糊口的人,若真是病了才是倒霉事。”第2個丫鬟似乎有些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“她自然不能和咱們比,她已經是出嫁的年齡了,被這病一鬧啊,幾乎門可羅雀,沒有人敢上門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人又怎樣?不有官媒嗎,再說了,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嗎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嗎……只是可惜了,估計碰不上門當戶對的。”

    岳家大小姐,不就是那叫做岳琳的?練輕舞思緒在腦子里面轉了個圈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畢竟就一面之緣,自己這個本來就是做客人的,也不好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是,還好咱們世子不能娶表姐妹,不然這可就是未來世子妃了呢。”

    練輕舞聽了這話就有些坐不住了,她在好多人眼里,包括自己心目中,都是云楚未來的妻子了,怎么,王府里的丫鬟竟然還有這種想法嗎?

    “你說這話做什么?雖然王妃喜歡,可是王爺和世子,可都對這種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在說什么?是不是覺得,每月領的俸祿太多了?”

    管家奉命來招呼著,他耳朵尖,走進來,就聽到兩個丫鬟嚼舌根。

    本來這種事情說說也就罷了,只要知道些分寸,下不為例,倒也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這兩人真不長眼睛,就當著練輕舞的面,豈不是得駁了她的面子?

    練輕舞這時候也足夠尷尬,若是管著,不論是幫著丫鬟,還是順著管家,都有些插手王府內務的嫌疑。

    自己別說沒過門了,就連世子妃的身份,也沒有真正定下來,這時候要真管了,就有些不倫不類了。

    “管家來了。”練輕舞盈盈一笑,行了禮。

    世道就是這般,高門大戶里頭的使用奴才,都比小門小戶的少爺小姐金貴些。

    雖然練輕舞出身不賴,可是,對管家好點兒,于自己而言沒什么壞處。

    “小姐可使不得。”管家瞇了瞇眼。

    練輕舞裝作沒有聽見這兩丫鬟說話,又趁著這個時候和自己打招呼,說不上對這倆丫鬟是否有敵意。

    但聽了這話,一定會不高興的。試問,有誰會對當面偏袒自己未婚夫和別的女子有交割的人,有好臉色?

    “管家伯伯何必如此呢,難道,是不喜歡我常來?”

    練輕舞巧笑倩兮,管家心里又咯噔一下,這未來主母,真是個厲害的。

    不過厲害點也好,只要一心顧著自家相公,就是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敢,不知小姐有何吩咐,老奴這就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的姿態放得更低了些,那兩個丫鬟臉一陣青一陣白,慌忙告罪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們不過是閑聊,下人之間說的些粗鄙話,還請小姐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雖然是得了王妃的命令,左右王妃又不在跟前,而且,表小姐是真的不能嫁給她們家世子爺的,這件事情到底是他們說說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剛才說什么話了嗎?若是真說了,以后注意便是。”

    兩個丫鬟松了口氣,練輕舞這邊算是放過她們了。

    至于王妃那邊,她們話也帶到了,王妃若真想,有些什么事兒要做,她們盡量不插手就是。

    “多謝小姐體恤。”

    練輕舞雖然有意放低身段,可要讓她對著這兩個丫鬟,各種謙讓,那絕對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練輕舞也就點到為止,見好就收:“我剛才都沒聽見,有什么體恤不體恤的?”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先下去,別打擾了小姐興致。”

    有了管家吩咐,這兩個丫鬟立刻下去了。

    練輕舞在心中悠悠的嘆了口氣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的愛情在奔跑〕〔巔峰武道〕〔創世圣戰〕〔煞妃歸來之絕殺天〕〔武俠之絕世大反派〕〔紅腰破陣行〕〔重生之嫡女有點毒〕〔戲精王妃〕〔小沒良心白靈汐〕〔陸涼微〕〔地下世界的超級王〕〔林炎〕〔宋婉〕〔范建明李婧婧〕〔神女有心妖有意
  sitemap
面包车可以兼职做什么赚钱 天津时时彩五码分布图 幸运飞艇 浙江体彩6十1杀号 山水云南麻将昆明玩法 十一运夺金选号公式秘诀 股票发行的定价方式 下载吉林市麻将 江西时时彩单走势图 排列五的基本走势图 平码三中三准确料公开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好运彩一分快三 人气最好的捕鱼游戏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精选好彩二六天天好彩 山水云南麻将安卓版